玖润讲堂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玖润书院 > 玖润讲堂
以案释法:表见代理的构成要件及法院认定

在日常生活中,“代理”无处不在,销售人员代理公司进行销售,前台工作人员代理公司收取钱款,公司经理代理公司对外签署业务都是代理行为,都是基于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的授权,代理其行使民事权利,民事义务则由被代理人承担。甚至当代理人超越代理权限,当销售人员私吞货款、前台工作人员将钱款占为己用、公司经理让经销商把钱汇入个人账户等等……如果代理人为有权代理或者表见代理,民事责任还是应当由被代理人承担,表见代理目的在于保护善意第三方的合法权益,亦为了预防公司为逃避民事责任侵害合同方权益。

一、案例讲解

该案例为笔者办理的真实案例,主要涉及的主体有承揽人公司A,定作人公司BB公司前员工小甲,B公司现员工小乙,实际承揽人小丁。

B公司前员工小甲在职时作为区域销售经理负责公司产品销售工作,于20169月从公司离职,离职后2月,他使用私自刻制的B公司公章与A公司签订承揽合同1,内容为A公司承揽B公司某产品安装项目。2019A公司凭该份合同及小甲签订的竣工验收单等材料将B公司诉至法庭。

笔者接手案件后了解到,20155B公司员工小乙(负责产品售后)已与案外人小丁签订承揽合同2,由小丁承揽B公司安装服务,同年6月小丁服务完成后,经小乙审核无误,B公司已将款项付清。

庭审中,A公司申请前员工小甲出庭作证,小甲声称该项目确实由A公司承揽并履行,小甲亲自负责验收并如实签订了竣工单,那本案争议焦点即为分为两点1、小甲行为能否构成表见代理,承揽合同1是否合法有效;2A公司是否实际履行了承揽合同1

二、构成要件

根据《合同法》第49条规定的表见代理制度不仅要求代理人的无权代理行为在客观上形成具有代理权的表象,即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定义合同的。而且要求相对人在主观上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合同相对人主张构成表见代理的,应当承担举证责任,不仅应当举证证明代理行为存在诸如合同书、公章、印鉴等有权代理的客观表象形式要素,而且应当证明其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行为人具有代理权。

因此本案中尽管小甲签订合同的时间为离职后,合同章也是他私下刻制,在职时其作为销售经理也无权负责产品售后安装事宜,其代理行为应属于无权代理,但是因小甲事先有B公司代理权,A公司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小甲有代理权的,合同仍然有效。

三、法院认定

本案中,尽管笔者认为A公司与小甲签订合同时,该项目已实际安装完毕,A公司应当知情,因此其不属于善意无过失,且事后A公司并未实际履行合同却与小甲勾结,制造虚假证据起诉,属于恶意诉讼。但法院认为小甲在职时作为B公司经理,外人并不知晓其职责范围,也不知晓其离职时间,A公司应属于善意,小甲的代理行为有效,构成表见代理,AB公司承揽合同依法有效。

但是A并未提供详细证据证明其实际履行,B公司却提供了进出场单、材料单、保证金收据等证据证明该项目不是A公司施工,A未履行合同却索要合同款于法无据,因此法院最终驳回A公司全部诉请。

四、法律风险

   因此若公司员工以公司名义与善意相对人签订合同,加盖公司公章,善意相对人实际履行的,公司应承当相应民事责任,为防止这种情况产生给公司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公司应当管理好公章,制定盖章审批流程,制定合同审批流程,尽量规避员工可独立签订合同的风险,及时将交易合同归档,保留每次交易合同原件并增强员工法律意识。